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情似水

省却的那个字是我的名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漂在天津(三)——艰难求职路  

2011-05-23 06:10:50|  分类: 漂在天津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找好了房子,安顿好住处,我就开始找工作。天津开发区那时共有十条大街。每条大街与大街之间的距离是一公里。也就是这十条大街共有二十华里路程。我每天要走一个来回,并且不算横向的距离。有休班的唐山兄弟,就会骑自行车带我去找工作。没人休息,我就用两条腿走。开始也进过几家宾馆和饭店,面试官的热情都吓退了我。我彻底死了做服务员的心。用现在的眼光看,那种热情只是一种职业习惯,是服务业的一个特点而已。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。如果我当初进了酒店业,没准今天酒店业会多一精英。如果进了饭店,没准我今天是一名厨,不至于只会煮方便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还有一些商店的售货员。我已经动心了,结果我的唐山兄弟们非说老板对我不怀好心。我不知道怎么看安没安好心,我也没看出什么来,兄弟们不让我去,我就没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和秀每天往返于开发区和生活区之间。我们早上天一亮就出发。晚上开发区下班我们才回去。我真惊讶当时我怎么有那么好的体力。怎么可以走那么多的路。秀比我还能吃苦。我们为了赶时间,来不及吃饭。秀就在路上吃。秀可以背对着风,在风中啃凉馒头。我吃不下,别说在外面,就算在豪华套房里,让我干啃馒头我也吃不下。我忍着、我饿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做保安队长的那个唐山兄弟,给我们联系了一家韩国电子企业。我和秀一起去面试。结果秀通过了,我没通过。我不知道原因。后来别人告诉我,简历不要写太复杂了。简历复杂,老板会认为你不安分,不会是一个能够留得住的好员工。老板认为越单纯越好管。我有了经验,再写简历时,经历那一栏就写俩字“务农”。天知道务农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秀上班了。剩我一个人在奔波。二十几天,我天天往外跑。我穿坏了七双鞋,每一双都是磨透了鞋底。可见我走了多少路。有人可能会问怎么不买辆自行车呢。因为我随时准备找不到工作就回家的。买了自行车到时候还得处理。都说是功夫不负有心人。这句话在当时并未发挥作用。因为那时找工作的人特别多,很多公司都要熟人引见。我没有熟人关系,所以风吹日晒的结果是没有找到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的钱早就花完了 ,如果没有那些唐山兄弟,我就维持不下去了。有他们在,和他们一起吃,房子是早就租好的。所以也没什么开销。生活非常的艰难,仅仅凭着一定要混出来的决心维持着。我不去吃饭,不单单是因为不想干活,也是因为我骨子里不想沾别人太多的便宜。尽管他们求我去吃饭,我也常常假装吃过了或者吃不下。体重降到45公斤。我是北方女子,骨骼大,45公斤就已经瘦得不像样子。不像南方女子,小骨骼,45公斤看上去还可以苗条而不失丰满。唐山兄弟们心疼不已,但是没办法,只能哄我多吃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 有观众说这个连续剧都是好人,太平淡了。那我在好人堆里挑一个坏人出来吧。这群唐山兄弟中有一个四哥。是当过兵的人,相貌很不错。身材中等,微胖。看上去有点匪气,脾气非常不好,一般人他还瞧不起,大家都怕他。我的憔悴,他看在眼里。某个傍晚,他叫我去吃饭,把我带到一个饭店,点了一桌子菜。我没有食欲,吃不下。他用很强硬的口气命令我吃,并且用很凌厉的目光看着我。就是人们所说的能杀死人的目光。那一刻我好想逃。我又能逃到哪里去呢?我的心怕得发抖,也不敢使小性。被逼无奈,勉强吃了两口。我求他放过我,我真的吃不下。僵持了好久,他才用缓和的口吻说:“算了,不吃不吃吧。”出了饭店,他又用强硬的口气说:“我心疼你,你知道吗?”我噤若寒蝉,弱弱地说:“知道。”我工作后,四哥又来看过我两次。我对他始终是怕怕的。所以今天就把他列到坏人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几个唐山兄弟在同一家工厂,他们的工厂招工了。名额有限,他们为我争取了一个名额,并且冒充一个唐山兄弟的老婆。这名唐山兄弟是一名小干部。人事部的人都认识他。面试那天,工厂门口人山人海。想当初我说什么也想不到今天会有个词叫做“民工荒”,那情形如果让今天的老板看到不知有多高兴。我清楚地记得那次要招四十名操作工,外面有四百多人。我因为托了关系,拿到了招工表,获得了面试机会。人事部的主管看我不像干活的样子,问了我三遍:“操作工,你干得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 我太需要一份工作了,我已经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了。我赶忙信誓旦旦地说:“干得了,干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人事部经理还是摇了摇头。宣布录取名单的时候,并没有我的名字。我那小驴脾气一看没戏,扭头就走。已经走到门口了。那经理喊了一句“回来”,然后把另外一女孩子刷掉,换上了我。颇有戏剧性的是,半年后我在宿舍讲起这段招工经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新来的叫琳的女孩说,“当初被换掉的那个人就是我呀。让你害得我半年后才有机会进厂。”

       怎么这么巧?我虽然哈哈大笑,心里还真有点过意不去。我估计是当小干部的那个唐山兄弟起了作用,因为我不是冒充人家老婆的嘛。不过这个兄弟也够冤的,冒充了半天老公,小手都没碰到一下。漂在天津(三)——艰难求职路 - 柔柔 - 情似水

       就这样我成为了天津开发区某工厂的一名普通操作工人。

       成为操作工以后的日子好过吗?请看下集柳暗花明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2)| 评论(82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